您的位置:书仙窝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大拯救章节目录 > 第00359章 最强犯人,全部干掉

第00359章 最强犯人,全部干掉

电影世界大拯救作者:猩猩崛起 2019-11-17 16:49
    砰!

    突如其来的剧烈撞击直接把赵泰晤的车给撞飞了,甚至在空中都是转了好几个圈。

    轰!

    赵泰晤的车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砰!砰!砰!

    这个时候那面包车就仿佛是要把赵泰晤的车给撞碎一般,他一遍又一遍的剧烈撞击着,直到警车的到来。

    “撤。”

    面包车上的一名中年男子神情冷峻的说道,此时正猛得踩油门准备撞赵泰晤的司机听得这话快速的离开了。

    “阿西巴…”

    徐道哲接到报警后就带着人过来了,可是依旧晚了一步,他从车上下来后说道:“吴组长,对方已经开车逃窜了,是一辆白色面包车,车牌后是……没错,是这个,请指挥中心想办法拦截他们。”

    挂了电话后,徐道哲又拨打了急救电话,他看着那被撞的有些稀烂的车,觉得里边的人恐怕受伤会很严重。

    “允奉,先救人……”

    徐道哲在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车面,当他看见里边的人的时候神情有些错愕:“赵泰晤,怎么是你??”

    “阿西巴,赶紧拉我出来,我感觉我的骨头都要断了……”

    车里的赵泰晤大声的尖叫着。

    “看起来问题不大,这气息还是十足的。”

    徐道哲望着赵泰晤嚣张的样子笑着说道:“您这是得罪谁了?竟然被人如此相撞??”

    “我怎么知道??”

    赵泰晤大声的说道:“我再说一次,赶紧的把我救出来,我受不了了。”

    “现在不能随便动的,泰晤啊,我学过医疗知识的,你现在如果随便移动对你可能会造成永久性的伤害。”

    徐道哲浑不在意的说道:“而且你这到底是好车啊,都撞翻了,在外边看起来那么的惨烈,结果里边一点事都没有。”

    “竟然是他。”

    云奉把徐道哲拉到一边说道:“妈的,我们火急火撩的竟然来救一个人渣??”

    “行了,少说两句。”

    徐道哲一摆手:“记住,我们是警察,不能以个人的好恶来做事,行了,来几个人,先想办法把赵泰晤和崔泰勇抬出来,记得一定要小心,免得车漏油爆炸了。”

    30分钟后,救护车来了。

    赵泰晤和崔泰勇两人都是拉往了医院,尤其是崔泰勇竟然是陷入了昏迷的状态。

    这件事现场的媒体同样有很多,首尔日报、明成日报等诸多报纸都是进行了报道。

    “胜利集团赵东健会长的二儿子今日在路上遭受到袭击,生死不明。”

    “胜利物产的直接负责人赵泰晤社长遭受到了人为报复,此事是否与胜利集团最近的调查有关暂未可知。”

    “胜利集团旗下的胜利物产的赵泰晤社长遭受到了惨烈车祸,目前人在医院,生死不知。”

    ……

    无数的媒体这个时候都是纷纷的进行了报道,同时呢,首尔医院更是人山人海。

    胜利集团大财阀的二儿子竟然遭受到了惨烈的车祸,最关键的是这车祸是人为的。

    “查,给我查,给我狠狠的查。”

    赵东健的脸色狰狞无比:“我要看一下,到底是谁敢杀我的儿子。”

    “您一定不要太暴怒,一定要注意身体,要不血压就该爆了又。”

    一旁的理事牢牢的控制着赵东健,示意他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我知道冷静。”

    赵东健强制让自己放松下来:“赵泰晤死就死了,可是在我刚刚获得了清白之后,在胜利集团正需要舆论扭转的时候,他突然出这么一次事,你说,这让我怎么冷静?”

    “会长,这次其实算好事。”

    崔理事低声说道:“可以重新做一些文章,比如说赵泰晤现在都昏迷不醒,这是别人对于胜利集团的恶意报复等等,如此一来,呵呵……”

    “对,你说的没错。”

    赵东健听得崔理事的分析轻轻点头:“不过还是要给我继续查一下,我要看一下到底是谁这么胆大包天。”

    15分钟后,警队的吴组长带着徐道哲等人来到了医院。

    “赵会长……”

    吴组长看着胜利集团的财阀老大急忙小跑了几步:“我是广域队的吴组长,我们是来见见赵社长然后调查一下情况。”

    “现在韩的治安已经坏成这个样子了吗?我们胜利集团每年交的税有多少?我们每次给你们警队的赞助有多少?啊?前几天你们的厅长还跟我说警队有些东西已经坏掉了,需要重新的换一批,我已经答应了下来……”

    赵东健望着吴组长冷声说道:“可是转身我的儿子在大厅光众之下竟然遭受别人的恶意攻击,你说,让我怎么对你们警方放心?”

    “这个,这个……”

    吴组长有些擦汗,他不知道怎么跟赵东健回复。

    “这个事情我们正在调查,再说了现在都不知道是恶意报复还是其它的情况,难道让我们警方全天24小时保护你们吗?你们财阀平常不是保镖很多吗??”

    徐道哲看着自己的组长竟然被财阀这么的说话一时有些怒了,他淡淡的说道:“我们来是调查情况的,不是遭受你们的指责的,你们对我们警方赞助多少,我们广域队可一点都没有见到。”

    “哦??”

    赵东健看着一个小小的警察竟然敢跟自己这么说一时之间神情有些恼怒,眼进而闪烁着危险的神色。

    “不要说了。”

    吴组长吓了一跳,他前几天可是刚刚在厅长那里刷了一点声望的,可不能因为这件事误了自己的升迁呢,他把徐道哲给制止了,然后朝着赵东健道:“对不起,赵会长,我们其实也是想着尽快的把线索查出来,所以就想看看您儿子醒来了没有,问他一些问题,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行,等一下吧,你们先等着吧。”

    赵东健一挥手说道。

    “啊,好的,好的,那我们先等着。”

    吴组长急忙说道。

    至于赵东健懒得再理会这些警察了,他重新望向了病房,不大一会儿医生出来了,主治医生朝着赵东健说道:“会长,赵泰晤有脑震荡,同时肋骨骨折,需要最近静养休息一下,但是问题不大,至于另一个崔泰勇……”

    “行了,崔泰勇你们看着治疗就行,我先进去看看泰晤。”

    赵东健直接打断了医生的话。

    开什么玩笑?

    崔泰勇只是他的一条狗,他根本不关心狗会出什么问题。

    毕竟赵东健可不缺狗。

    病房里,赵泰晤的神情显得有些狰狞可怕,他觉得自己刚刚就差一点就死了。

    对于赵泰晤来说,他从来没从来没有感觉到距离死亡会如此的接近。

    他现在脑子里第一个怀疑的不是别人,就是自己的哥哥赵泰镇。

    好啊,真的很好啊。

    我最亲爱的哥哥,你竟然真的想要杀死我。

    行,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怪不得我了。

    这个时候的赵泰晤其实心情已经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心理变态了。

    不过也正常,换谁突然被来这么一出都受不了了。

    他本来没有想过要杀死自己的哥哥,毕竟上边还有老头了在压着呢。

    但是现在是赵泰镇先不管不顾的,既然这样那么就不要怪他不仁了。

    赵泰晤甚至内心有一种阴暗的想法,那就是老头子对这件事情了解不了银?

    没错,赵泰晤现在谁也不再相信了,他只相信他自己。

    “该死的,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赵泰晤咬牙切齿的想道。

    咔嚓。

    门被推开了,赵东健望着自己的儿子说道“怎么样?”

    “爸,我没事,就是脑子现在还有一点晕。”

    赵泰晤神情恢复了平淡:“不过问题不大,谢谢您。”

    “一会警方会问你一些事情,你随便打发了他们就行,这件事就不需要警方他们瞎掺活了。”

    赵东健说道:“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不管是谁,只要敢杀我赵东健的儿子,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好的,我知道了。”

    赵泰唔淡淡的说道。

    “行,那你先休息吧。”

    赵东健一摆手就准备主开了。

    “爸,这件事你真的不查一下大哥吗?”

    最终,赵泰唔还是没忍住说道。

    “这件事不可能是你大哥做的,他不可能这么蠢,而且你也不想想,那是你亲大哥,他可能会伤害你吗?”

    赵东健想都不想的说道:“这件事情你不用再管了,我会亲自找人去调查的。”

    待得赵东健离开之后,赵泰晤突然呵呵笑了起来,而且笑的非常的灿烂。

    他算是明白,在父亲的心中其实还是赵泰镇最重要。

    这件事情还需要考虑吗?

    这不明摆着就是赵泰镇做的吗?

    呵呵,还查一下?

    对于赵泰唔来说他根本就不再考虑什么,这件事情肯定是大哥做的。

    因为除了大哥,他不相信还有什么人谁会如此的置他于死地。

    一瞬间,赵泰晤都有了一点点的悲哀,他觉得自己做了那么多,他以为今天在会议室里父亲对自己已经另眼相看了。

    结果不是。

    扯淡呢。

    一切还都是父亲自己罢。

    他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病房外。

    赵智秀和赵泰镇两人都是焦急的赶来了,得到消息的一瞬间两人都误以为是对方干的。

    毕竟他们两个对于赵泰晤是半点感情都没有,甚至是非常的仇恨,毕竟这可是来分家产的。

    赵智秀倒想过弄死赵泰晤,不过赵泰镇从来没有想过,除非老头子死了,否则他根本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啊,这特么的怎么突然之间赵泰晤就遭受车祸了?

    而且还是在刚刚结束会议后。

    这第一怀疑人肯定就是他们了。

    赵泰镇本来以为是姐姐私自找的人要弄死赵泰晤的,毕竟如果真的这么做话,那么赵泰镇觉得就真的是作死了,老头子可不是瞎子啊。

    可另一方面呢,赵智秀还以为是赵泰镇做的。

    两人一碰头,确认不是双方做的,然后在来的路上都是相当的焦急。

    到底是谁?

    赵智秀想着会不会是赵泰晤自己做的,他故意弄苦肉计??

    “不可能,刚刚崔理事给我打电话了,说现场非常的危险,而且你觉得泰晤有这样的头脑吗??”

    赵泰镇直接否了这个想法,他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们必须要让父亲信任我们,否则接下来我们会相当的难做。”

    确实。

    不管是谁,这样的事情他赵泰镇都是最大的嫌疑者,这如果真的再让他的父亲对他产生疑心,那么赵泰镇觉得自己的继位都危险了。

    “爸,怎么样??”

    赶到了医院,赵泰镇语气略带关心的问道:“小弟没事吧。”

    “暂时没有事,这件事你怎么看??”

    赵东健淡淡的朝着赵泰镇问道:“或者说事情本来就是你做的??”

    “不是,爸,我怎么可能伤害小弟?而且您是了解我的,在咱们集团正处于暴风雨中,我就是真的想要杀死小弟我也不会用这种弱智的手段。”

    赵泰镇急忙说道:“我个人猜测这应该是谁故意做的,为的就是想要破坏我们集团。”

    “恩,你说的也是我想的,不过是谁?金门集团?或者说是宇明集团?可是宇明集团目前因为偷税漏税比我们还严重,怎么可能顾得上我们??”

    赵东健皱眉说道:“我不管是谁,我给你一星期的时间,你把事情给我调查清楚,否则你就别想再惦记着会长的位置了。”

    说完赵东健直接离开了。

    望着赵东健的背影赵泰镇脸色有些铁青。

    该死的老头子。

    一周的时间,让他去哪里调查呢?

    完完全全的不可能啊。

    “泰镇,我们……”

    赵智秀在一旁看着父亲离开后才凑了过来问道。

    “走吧,先去看一下我们的弟弟,不管怎么说终归是我们的弟弟不是,而且真的是废物,他要是死了反倒没有这么麻烦了。“

    赵泰镇有些恼怒的说道:“不知道是谁办的事情,竟然这么废物。”

    “是啊,真的是笨蛋,死了还好说,可是活着真的很麻烦啊。”

    赵智秀同样有些无奈的说道。

    病房里,赵泰晤正在打电话呢门敲响了,他一看来人脸上挂起了冷笑:“怎么?哥哥和姐姐来看我了??是不是觉得我没有死很失望啊。”

    “是的,有些失望,像你这样的垃圾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出生,你母亲死的很不错的,可是你怎么还活着呢??”

    赵智秀语气冰冷的说道:“真的是垃圾长命。”

    “混蛋。”

    赵泰晤语气狰狞的说道:“放心,我会活的好好的,倒是姐姐你要小心一些,免得被人抓走去卖啊。”

    “你……”

    赵智秀望着赵泰晤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被赵泰镇给打断了:“姐姐,不要说了,我们终究是一家人。”

    说到这里赵泰镇朝着赵泰晤说道:“我来看看你只是想告诉你不是我做的,我没有那么蠢,而且如果是我做的你根本不会活,这件事情应该是一个骗局,你不要上当,我们现在还是应该团结。”

    “哦,我知道了。”

    赵泰晤压着怒火说道:“那我还得谢谢你吗?我的好哥哥吗?”

    “垃圾就是垃圾。”

    赵泰镇转身朝着赵智秀说道:“走吧,我们走吧。”

    由始至终赵泰镇根本就不是来看望赵泰晤的,而且赵泰晤什么想法,什么反应赵泰镇也压根不在意。

    他真正在意的还是自己的父亲。

    无视。

    这就是赤果果的无视。

    试想一下还有什么比无视更让人难受的呢?

    砰!

    砰!砰!

    砰!砰!砰!

    待得赵泰镇离开之后,赵泰晤把身边的东西全都砸在了地上,他狰狞的大吼了起来:“混蛋,该死的混蛋啊!”

    这个时候,林振东、马逸嶺、吴刚一起来到了医院。

    “看起来赵泰晤的命还是大啊,我在网上看着视频还以为他要挂了呢。”

    吴刚边走边说。

    “呵呵,是啊,也不知道谁对赵泰晤这么有仇。”

    林振东笑呵呵的说道:“不知道警方抓住人了没有?”

    在三个人来到医院的时候刚刚听到病房里赵泰晤的嘶吼声。

    “你们警方什么都查不出来吗?你们这么废物竟然还来问我?滚,老子什么都不知道,垃圾玩意,老子白交税养你们了。”

    赵泰晤大声的说道:“赶紧滚蛋,现在我需要休息啊,我需要休息知道不的啊??”

    “走吧。”

    徐道哲让手下不要动怒,他朝着赵泰晤淡淡的说道:“泰晤啊,我们看你是病人不跟你一般见识,但是记住了我们是警察,我们是保护大众不受受害的,而不是你们的保镖。”

    说完徐道哲带着人离开了病房。

    “啊,徐队长。”

    林振东笑呵呵朝着徐道哲笑道:“我们又见面了。”

    “怎么哪都有你呢??”

    徐道哲看着林振东没好气的说道:“我可一点都不想见你,还有我提醒你一下,你最好不要被我抓到你的证据,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哥哥,这个人很讨厌啊。”

    马逸嶺开口说道:“怎么老是和你过不去?”

    “不要这么说,徐队长是一个好人,这个社会上正是因为有他这样的人坚持正义才不会让人绝望。”

    林振东微微摇头:“走吧,我们进去吧,一零,你就不要进去了,在外边就好。”

    “好的。”

    马逸嶺点头说道。

    “泰晤,怎么样??”

    林振东进来后朝着赵泰晤笑着问道:“我听说你出车祸了,没事吧。”

    “死不了,你们都知道了??”

    赵泰晤开口问道。

    “各大新闻媒体全都报道了,你觉得我可能不知道吗?”

    林振东浑不在意的坐了下来道:“不过这些人倒是胆子大一些啊,竟然敢这么做,看起来对你仇恨不轻啊。”

    “呵呵,当然不会轻了,我今天刚刚正式升任社长,而且通信和娱乐两大分类都是给了我。”

    赵泰晤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啊?通信和娱乐两大分类竟然都拿下来了??”

    林振东意外的说道:“恭喜啊,这是好事,恭喜,看起来你升任会长就近在眼前了。”

    “那也得有命升任。”

    赵泰晤望了一眼吴刚:“你先出去。”

    “啊?好的。”

    吴刚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让自己离开,但是他还是老老实实的离开了。

    “林振东,你不是说助我当会长吗?你放心,我如果当了会长之后绝对会厚报你的,不过现在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赵泰晤望着林振东一字一句的说道:“帮我把赵泰镇杀了。”

    “什么??”

    林振东吃惊的说道:“那可是你亲大哥啊。”

    “我知道,我就是要杀他,他既然想杀我那么我也没有必要给他留什么情了。”

    赵泰晤朝着林振东说道:“你如果能杀掉他,需要多少钱都可以。”

    “钱的事先放一放,不过你真的确定现在要做??”

    林振东皱眉说道:“你刚刚出事,而且现在赵泰镇出事的话你会第一个被怀疑的。”

    “这……”

    赵泰晤有些迟疑:“那就再等一下,不过你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他吗?”

    “放心,没问题的。”

    林振东轻轻的拍了下赵泰晤的肩膀说道:“只要钱到位,休说赵泰晤了,就是杀死你的爸爸都没有问题的。”

    一句话让赵泰晤的脸色变了又变。

    他承认自己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杀死赵东健,他只是想要干掉赵泰镇,可是假如赵东健也死了呢?

    如果赵东健也死了,那么一切是不是都风平浪静了??

    赵泰晤被这个想法给吓了一跳。

    “泰晤,你在想什么??”

    林振东望着赵泰晤问道。

    “啊,没事。”

    赵泰晤一摆手说道:“等,那就再等几天,等我出院了再说。”

    “好的,你先休息吧。”

    林振东轻笑着站了起来。

    好了。

    种子已经埋了下来了。

    至于这颗种子什么时候发芽那么就看赵泰晤的野心有多大了。

    砰!

    门关上了,病房里再一次剩下了赵泰晤一个人。

    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幼时妈妈被赵东健像条狗一样的暴打的场面,他想起了妈妈临死时的不舍,他想起了自己被赵东健肆意打骂的场景。

    “杀了他吧,杀了他你就一切都解放了。”

    赵泰晤的脑海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回荡着。

    ……

    隔壁房间是崔泰勇在住着,他的伤势要稍稍重一些,不过同样没有生命危险,而且人也已经苏醒了过来。

    房间里崔泰勇的老婆和孩子都在。

    “崔常务,怎么样??”

    林振东敲门而进,然后朝着崔泰勇问道。

    “我没有想到竟然是你第一个来看我。”

    崔泰勇看着林振东有些意外的说道,然后他让老婆孩子先出去。

    “看清袭击你们的人了吗?”

    林振东朝着崔泰勇问道。

    “没有,太突然了,突然到我和赵泰晤都没有反应过来车就被撞翻了。”

    崔泰勇摇头说道:“我刚刚一直在想会是谁,可是想不出来,赵泰镇不会这么蠢,赵泰晤倒是得罪了不少人,可是有这个胆子要杀他的不多,所以想不出来是谁。”

    “你还是静养休息吧,这事情交给别人就是了。”

    林振东浑不在意的问道:“对了,你刚刚说只有我一个人来看你什么意思?你这也算是工伤啊,你们会长没有来看你?”

    “呵呵,什么工伤?”

    崔泰勇呵呵苦笑了起来:“在会长的心里人只分两种,一种有用的,一种无用的人,我没有保护好赵泰晤,等事后不处罚就不错了,而且我现在这个样子恐怕要卧床一个月都不一定会好。”

    这同样是崔泰勇的惊恐之处。

    假如赵泰勇不给他这份工作了,那么他一家老小怎么养?

    “所以崔常务啊,我还是那句话,你啊,要多为自己想一下啊。”

    林振东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等你伤好了我们再聊。”

    此时的崔泰勇确实想起来之前林振东跟自己聊天说的话。

    他现在有点搞不明白林振东到底是算哪一头的?

    “你到底想要什么??”

    崔泰勇喃喃自语。

    ……

    没错,这同样是金尚道不理解的地方。

    “你到底想要什么??”

    金尚道望着林振东说道:“我查了你一切信息,可是你的信息都只能证明你并没有什么强大的后台,你在监狱的事我知道了,而且确实残暴,可是你出来后却当了一个厨师,不过马佑熙的人却都跟着你……”

    “不错,果然不亏是无所不知的金博士啊。”

    林振东笑呵呵的说道:“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你需要知道那么多吗?”

    “你难道就不怕我把你的事告诉赵东健?”

    金尚道神色变得有些阴沉了起来。

    “我为什么要怕呢?”

    林振东不在意的说道:“除非你们自己不想活了。”

    “你这算威胁吗??”

    金尚道朝着林振东问道。

    “不,不是威胁,我只是说一个事实,当然,你也可以试一下,看看你们告诉赵东健后,是我先被干掉还是你们被一窝端。”

    林振东笑呵呵的说道:“金博士,我是一个讲理的人,大家做生意讲究的是一个公平公正,我找你们做事付给你们钱了,然后你们办完了事想把我卖了吗?你说这像话吗??”

    “哈哈,开一个玩笑嘛,你说的对,我们确实是互相合作嘛。”

    金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