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书仙窝 > 都市言情 > 追求永生路迢迢章节目录 > 第1426章 狠挪丁杀人铁面无情

第1426章 狠挪丁杀人铁面无情

追求永生路迢迢作者:人一介 2019-10-30 09:03
    正文

    当值此时,挪丁把枪矛搁置海岸,靠贴着柽柳枝丛,跳进海涛里,像一位超人的天使,仅凭手中的利剑,心中充满凶邪的杀机,转动身子,挥砍四面的敌人;东城兵勇发出凄惨的嚎叫,吃受着剑锋的劈打;水面上人血泛涌,殷红一片;他们像水里的鱼群,碰上一条大肚子海豚,匆忙逃离,填挤在深水港的角落,吓得不知所措:那条海豚,遇到的东西,全都吞进肚腹;就像这样,东城人沉浮在凶险的水浪里,葬身在海岸沿线石壁的底层。

    当挪丁杀得双腿疲软,便从水里拢聚和生擒了十二名青壮,为挪庚作为报祭的血酬;他把这帮人带上河岸,像一群吓呆了眼的仔鹿,将他们反手捆绑,用切割齐整的皮条,他们自己的腰带,束扎着飘软的衣衫,交给伙伴们看押,走向深旷的海船;他自己则转身回头,带着杀人的狂烈,再次掀起杀人的热潮。

    红海岸边,他撞见了阿摩斯的儿子,就是那个刚从水里逃生的鲁卡昂,挪丁认出了他,虽然心中依然很悲痛,但是也不由嘴角上翘,心中觉得好笑。原因是什么呢?不久前,挪丁曾经亲手抓捕到这位东城的壮汉,将他带离他父亲的果园,哪怕他一路反抗,也是无济于事;那个时候,鲁卡昂正手握锋快的铜刀,从无花果树上劈下嫩枝,充作战车的条杆,却不料祸从天降,平地里冒出个挪丁,将他生擒活捉!

    那一次,挪丁把他船运到城垣坚固的一个近东大城,当做奴隶卖掉,被伊阿来的儿子买去作他的家奴;在那里,一位陌生的朋友,用重金把他赎释,送往闪光的地方,他后来从那里生逃,跑回父亲的房居;回家后,一连十一天,他花天酒地,要把自己以前受到的苦楚都用现在的欢乐弥补回来,整体饮酒作乐,欢愉着自己的心胸,和亲朋好友们一起,极尽享乐;然而,到了第十二天,也就是现在,冥冥之中的命运之手,又把他丢进挪丁手中,估计这一回,挪丁将强违这小子的意愿,把鲁卡昂送入死神的家府。

    现在,捷足的战勇、卓越的挪丁已认出鲁卡昂来,知他甲械全无,既没有头盔,又没有枪矛和盾牌,这一切已被丢弃岸边:为了逃命从激流中出来,他拼死挣扎,累得热汗淋漓,双腿疲软;十几天的奢侈生活,已经削弱了他的体力和斗志,能活着出来,就是他走了大运了。

    看到这个景象,挪丁对自己的心魂发话,带着满腔烦愤:“这可能吗?我的眼前真是出现了奇迹!这些心志豪莽的东城人,就连那些已被我杀死的,都会从阴迷、昏暗的去处起身回还!瞧这家伙,躲过无情的死亡,他的末日,回头重返到我的面前!我曾把他卖给别人,但灰蓝色的大海,翻卷的海浪,却挡不住他的归还,虽然它能挡住整个舰队,折服那些不甘屈服的水手;干吧,这一回,我要让他尝尝枪尖的滋味;这样,我们就能确信无疑地知道,他是否能从那个地方归来,生养万物的泥土是否能把他压住,土筑的坟堆可以埋葬世间最强健的兵汉!”

    挪丁一番思谋,站等不动,而鲁卡昂则快步跑来,惊恐万状,发疯似地抱住挪丁的膝腿,希望躲过可怕的死亡和乌黑的命运,希望这一次还如同上次一样,虽然损失重大,却能死里逃生。

    然而,卓越的挪丁举起粗长的枪矛,运足力气,试图把鲁卡昂结果,但鲁卡昂在强大的求生**支配下,做出了超常的发挥,反应极为灵敏,躬身避过投枪,再次跑去抱住他的膝腿,弯着腰,枪矛从脊背上飞过,插在泥地里,带着撕咬人肉的**,却没有碰到鲁卡昂本人一丝一缕。

    鲁卡昂一手抱住挪丁的膝盖,恳求饶命,一手抓住犀利的枪矛,毫不松手,开口求告,吐出长了翅膀的话语,不断飞入挪丁的耳中:“我已抱住你的双膝,挪丁,尊重我的祈求,放我一条生路!我在向你恳求,了不起的壮士,你要尊恕一个恳求的人!你是第一位西城人,和我分食丰收天使的礼物,在你把我抓住的那一天,从篱墙坚固的果园,把我带离父王和亲友,卖给别人,为你换得一百头牛回来;而为获释放,我支付了三倍于此的赎礼;我历经磨难,回到这里,眼下只是第十二个早上;现在,该诅咒的命运又把我送到你的手里;我想,我一定受到那位高高在上大能者的痛恨,让我重做你的俘虏!唉,我的母亲啊,你生下我来,只有如此短暂的一生,而你,你会割断我们兄弟二人的脖圈;一个已被你杀死,在前排步战的勇士中,就是那位神一样的多伊斯,经不住枪矛的投冲,锋快的青铜;现在,此时此地,可恶的死亡又在向我招手;我想,我逃不出你的手掌,因为那些冷酷的天使驱我和你照面;虽说如此,我另有一事相告,求你记在心间:不要杀我,我和挪丙并非并肩作战,是他杀了你的伴友,你的强壮、温善的朋伴,而我却没有对你的伴友,做出任何有伤害的事情,一点儿没有!”

    就这样,鲁卡昂恳求饶命,但是令他万分失望的是,他听到的却是一番无情的回言,出自挪丁之口,挪丁鄙夷地说道:“你这个笨蛋,还在谈论什么赎释;还不给我闭上你的臭嘴!不错,在我的伴友挪庚尚未履践命运的约束,战死疆场之前,我还更愿略施温存,遣放过一些东城军汉;我生俘过大群的兵勇,把他们卖到海外;但是现在,谁也甭想死里逃生,倘若那些天使把他送到我的手里,在这东城大城之前,东城人中谁也甭想逃生,尤其是阿摩斯的儿男,更没有可能!所以,我的朋友,你也必死无疑!既如此,你又何必这般疾首痛心?挪庚已经死去,一位远比你杰出的战勇;还有我自己,你没看见吗?长得何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