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书仙窝 > 历史军事 > 1255再铸鼎章节目录 > 第754章 会盟 三

第754章 会盟 三

1255再铸鼎作者:修改两次 2020-11-17 17:35
    1275年,5月16日,通辽营地。

    吕泽从北边的砖楼中走了出来,穿的还是那身白色挺阔礼服,不过佩上了更多的绶带和徽章,显得华丽多了。他旁边还带着四野和勇敢旅的几个军官,同样都穿上了繁复的军礼服,都有些别扭不太习惯,但也确实能镇住场子。

    他带人走到了升旗台上,没有立刻入座,而是举起了一个酒杯,对两侧敬了一圈,先用汉语说道:“今日会盟,多谢各位前来捧场!”然后又用蒙语重复了一遍。

    虽然口音有些奇怪,但众人听了亲切,也很给面子地应和起来。

    乌兰更是带头喊道:“今日过来,吃首长的罐头和酒,是我们的荣幸啊!”

    其余人心中鄙夷,但还是很快跟上,一时间马屁之声不绝于耳。

    吕泽摆手让他们停下,带人入席就座,又做了个“嗅”的姿势,闻到了一点香味,笑着说道:“让大家等了这么久,也该饿了,带人,把肉都端上来!”

    他身后一名准尉小跑着出去传令了,很快,炊事班抬着八只烤全羊进入了会场中,香味四溢,引得众人抽起了鼻子。

    烤羊在草原上绝不罕见,炊事班中人多有牧民出身的,烤起来还算拿手。羊肉的肥瘦和烧烤的手艺只能说中规中矩,但东海人有从外界带来的各种调味料,既有南洋香料除膻增香,又有海产调料增鲜,还有特产辣椒,使得烤出来的羊肉香味扑鼻,令人垂涎欲滴。

    炊事员们端着羊先请吕泽等人切过,又端到两侧的客席上,分发给客人们。

    很快他们走到了乌兰面前,在桌上放下一大两小三个盘子,大盘自然是盛羊肉的,而左边小碟里装着一些黄色的粉末,右边装着一些红色的。又放下一小瓶酒,然后才把羊肉端过来。

    乌兰有些稀奇,没有立刻割肉,而是指着两个小碟问道:“这是什么?”

    炊事员不耐烦地答道:“蘸肉的,左边是五香粉,右边是香辣粉,不能吃辣的话别蘸太多。”然后又举了一下手中的肉架示意他快些。

    乌兰心中恼怒,但不敢发作,于是从架上狠狠割下了五根肋骨来,放到盘子里切着吃了起来。

    “玄玄乎乎的,什么东西。”乌兰扎着一块肉,闻着肉香口水直流,急匆匆地往辣椒碟里一捣,蘸得红彤彤的,又迫不及待地塞进嘴里,“我看也没什么特……嗷嗷嗷辣辣辣辣烫!”

    阿拉腾一惊,连忙拉住他:“乌兰,怎么了,不是中毒了吧?”

    乌兰大张着嘴,用巴掌直扇着,顺手抓起之前的罐头,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糖水,才缓过劲来:“没事,没事,就是辣了的太。阿拉腾,你也吃,也吃!”

    “还吃?”阿拉腾犹豫了一下,最终忍不住食物的诱惑,割了一片肉,小心翼翼地在辣椒碟里蘸了一点,然后放进了嘴里,“这么可怕……咦?好吃啊!我这么香的肉可从没吃过!”

    周边类似的情形还有不少,有人用力过度被第一次接触的辣椒粉辣到,也有人却分外受用这种辣味,大快朵颐。

    吕泽饶有趣味地看着诸人百态,不觉得出乎意料。过了一会儿,他调侃道:“这羊肉可还可口?诸位尽管吃,稍后还多着呢!调料也别客气,吃完了再添!啊,说起来,我们那边有不少人嗜辣如命,红彤彤的辣油火锅都能直接抱着喝呢。能吃辣的可是好汉啊。”

    听他这么一说,下面不少人明明已经辣得受不了,还是硬顶着蘸辣椒粉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红着嘴唇叫:“好吃,好吃!”

    稍后炊事班又上了第二轮烤羊,还送了些新鲜炒菜上来。

    肉菜吃过,吕泽又举起了酒杯:“有了肉,岂能无酒?此酒是我从东海带来的龙息酒,劲道霸烈,正适合各位好汉,来,各位不用客气!”

    说到酒,大家都来了兴趣。草原好汉本来就好酒,之前就被酒香吊着胃口呢,早就难耐了,现在得到了行酒令,不少人当即举起酒瓶,直接灌了下去——

    “呜啊,这酒像火烧一样!”

    这批酒是四十度的,比平时他们常喝的淡酒几乎浓了十倍,猛然大口喝下自然如同热水烫肚一般。现在他们的表情自然十分精彩。

    倒是乌兰刚才被辣椒坑了一把,没敢立刻灌酒,而是先小口尝了一点,然后就尝出了味道:“好酒!干净,烈,好!”

    龙息酒经蒸馏提纯,不仅酒精度高,而且没有民间劣酒常见的杂质,还添加了一些香剂,口感要好上许多。当诸人学会了正确的饮酒法之后,很快被这种醇烈的美酒所折服。

    吕泽点点头,果然,烈酒“自古以来”就是征服游牧民族的利器。他举杯又拱火道:“不用客气,尽管喝。来人,再给各位头人添酒!”

    一瓶瓶的酒被送上桌来,很快众人便酒酣面红,精神上的拘束被解开,胡言乱语起来。

    “好酒……真是好酒,以后要是能喝上这样的酒,俺给首长就卖命了!”

    “啊哈哈,呸,那乃颜整天就知道来索青壮索马羊,哪有首长大方?”

    “首长,俺有个女儿……”

    一时间气氛火热起来。

    吕泽举酒杯抿了一口,然后小声叹道:“果然,酒席才是谈正事的场合……”

    他被全体大会委托来经略草原,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